南京夜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69346|回复: 0

时代的婚姻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5
发表于 2017-2-8 20:3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京夜网
  ---------苏州大学管理学院科曼
  
  小五是我们这个小县城中一个普通的男子,父亲叫做金爷。金爷有个弟弟叫银爷。金银二老在当地的名声可谓德高望重,家族人丁鼎盛。金爷下有三子五女,小五便是第二子。小五很听金爷的话,做事是三兄弟中最任劳任怨的,但却生性缄默从不多言半句。与他的哥哥和弟弟彷佛冰与火,哥哥阿东是那个时代村庄上第一个大学生,毕业以后在省会进入国家机构顺风顺水,让金爷好生高兴。弟弟小平性格猛烈如火,初中时便在家里留着一张字条出门闯南北去了,虽无多大建树,可毕竟开了眼界,也属一号人物。所以三兄弟中也就小五一人被金爷留在身边跟随他种地做榨油作坊生意。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精神生活自然没有多大奢求,小五越发精壮,金爷便张罗着为这个言传身教的儿子娶一个过眼的婆姨,张罗一阵时日后,媒人前来报喜,说是张氏家族有女小琴,不仅看的过眼而且好生勤劳。金爷喜出望外,立刻带着小五前去,小五自是没有多少意见,金爷说欢喜便是欢喜,金爷说不过眼便是不过眼。因为在小五眼里,面前这个老父亲在十里八方都是响当当的人物,他的眼光准不会错。
  
  提亲当晚,金爷命小五提着两条刚打捞上的桂鱼到张老汉家,小五进门便羞红了脸,生性腼腆的他竟一时说不出话,呆呆的站在门口,看着同样愣着的张家妹子。
  
  “来就来,权当吃个便饭认识认识,何必带着东西”张老汉瞟了一眼小五手里的肥鱼,便一边说一边往厨房拿着。
  
  “小五啊,你和小琴去房间里处处,我和你爹说说话”。说完挥挥手便让小琴领着小五进了房间。
  
  “张老哥,咱明人不说暗话,今个儿我就是带着我儿来提亲的,若张老哥有意,我定亏待不了小琴”。
  
  “金爷,只是我这小女怕是一下子没办法接受,毕竟从未去别家待过日子,怕是女儿家不愿意我也不好干涉的呀”。
  
  “张老哥,我打算拿一笔钱让他两做做生意,也算尝试尝试,你看如何?”
  
  “此话当真?”
  
  “当真”!
  
  一个月后,张老汉传来消息,唤金爷挑选个黄道吉日让两个后生早日成婚。
  
  那个时代与其说是儿女们的婚姻,不如说是长辈们的利益选择,儿女就算互不相识,无论好坏,长辈们谈的是你两在一起后,利益的分配,我儿我女会不会获得更大的利益,只不过这个利益导向是自己的儿女。一方面由于那个时代的欠发达,所以那个地区普遍没有经受过多好的教育,于是便没有了反抗的思想资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那个时代没有写进法律的法律!
  
  小琴对小五一无所知,只是爹说过两句,见过两面,并不知道这个男人被爹默许要和自己睡在一张床上,他对这个男人一无所知,惶恐且无知。出嫁的那天,小琴方才恍然大悟,于是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因为反抗爹而哭,也正因她的抵抗,她是唯一一个出嫁前还被爹用棍子打的女孩。
  
  成亲当天,金爷和张老汉笑的合不拢嘴,小五见爹开心自己便开心,小琴的红盖头底下还有昨晚的泪痕,像做广播体操般拜完了天地,高堂。
  
  数十年后,金爷,张老汉相继离世,小五和小琴闹起了离婚。
  
  这数十年里,大哥阿东和大嫂带着儿子阿龙在省会逍遥自在。三弟的调皮儿子阿鑫也步入大学,一家人其乐融融。
  
  小五是三兄弟中唯一一个相亲成婚的,他搞不懂为何他最听金爷的话,受金爷的栽培最多,为何却过得最不顺,自己的一对儿女要整日遭受父母不和之苦?难道是金爷错了?
  
  也许在天堂的金爷自己也没有想到结局会是这样。也许这不是谁对谁错,只是那个时代说到底还是没有解放彻底,思想禁锢住,身体自然不轻松。
  
  
南京夜生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南京夜生活  

GMT+8, 2019-3-23 19:29 , Processed in 0.09006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5-2017 NanJingYe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